火电 - 火电困境求生:百亿亏损下的挣扎 电改之路在哪里?
火电困境求生:百亿亏损下的挣扎 电改之路在哪里?

 

火电  加入时间:2018-12-5 10:00:57  来源:角马能源  
 

每当危机出现时,电改都会被重新提及。但在各方利益博弈下,电改依旧在艰难中前行。

不久前,位于山西运城风陵渡经济开发区的山西大唐国际运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大唐运电),盼来了一群来自两千公里外的南方客人。

这家曾由大唐发电投建并控股的火电企业,正经历成立以来的第二次寒冬。

2011年的上一轮寒冬中,该公司的两台60万千瓦机组被迫停机两个月。无奈之下,大唐运电和位于山西中南部的其他12家火电企业一起,短短三个月内,连续两次向山西省电力协会求援。

如今,大唐运电身处与七年前相似的窘境。当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下称中改院)的专家组来访时,这家负债率超过150%的火电企业,正面临资金链断裂的危局。

2017年,该公司亏损2.42亿元,累计亏损高达25.57亿元。今年以来,亏损还在扩大。

为保障电力供应,该公司两台机组仍在高速运转。但上游高企的煤价,让机组高速运转发出的轰鸣声显得尤为刺耳。

同样高企的还有贷款利息,数以亿计的利息让这家当地的明星企业艰难维系。

大唐运电的境遇仅是中国数百家火电企业当下所处困境的一个缩影。它所在的山西省,几乎所有火电企业都在亏损中煎熬。中改院专家在调研中发现,山西省83%的火电企业亏损。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当前全国火电企业亏损面仍接近一半。

去年,五大发电集团火电板块亏损132亿。业内人士分析称,预计2018年全年火电板块亏损额将在140亿元左右,亏损面超过50%

煤电博弈的关键时刻,国家欲出手稳定煤价,缓解下游火电企业经营困境。1129日,国家发改委发布《关于做好煤炭中长期合同签订履行有关工作的通知》,鼓励煤电双方在2019年合同签约中,由2018年的一年期,提高至签订两年及以上量价齐全的中长期合同。

不过,无论是提高上网电价,还是签订煤炭长协,对煤电企业来说都只是权宜之计。每当危机出现时,电改都会被提及。但在各方较量下,电改依旧在艰难中前行。

困境求援

北京黄寺大街1号,是中煤集团总部所在地。一个月前,这家国内第二大煤炭央企的高层,频繁地会见着来自下游几大发电央企的代表团。

这些身处困境的电力央企,迫切希望能够尽快跟中煤集团签订新一年的煤炭长协合同,以对冲来自煤价可能继续上涨的风险。

在中国,煤电装机在全部电力装机中的占比超过一半。而在火电企业的成本构成中,燃料成本大约占到2/3

去年,五大发电集团的火电板块亏损超过百亿,如果没有来自煤炭企业的长协合同,这些电力巨头的财报将更加难看。

在长达十余年的较量中,分处产业链上下游两端的煤企和电企轮流坐庄,一荣则一损。

当中煤集团代表在最新的长协合同上落笔签下自己名字时,他或许会想起四年前电力企业的傲慢。

彼时,煤炭行业处在低谷。包括第一大煤炭央企神华在内的煤炭企业,在与发电企业的较量中处于下风。

2015年度长协签订过程中,华能、国电、华电等大型发电集团虽口头答应神华签约,却要求长协价与低位的市场煤价持平。

当年,电企只接受定量不定价,即按年度确定煤炭采购量,但价格要按季度或者月度另行签约。最终,神华被迫在价格上做出让步,并放宽了对合同兑现率的要求。

角色很快转换。2016年,煤价飙涨